位置:主页 > 国学人物 >

估计有一两百万元

编辑:大魔王 2019-05-12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上游新闻3月19日消息,2018年12月,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以下称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睿睿(化名)在校生病,11日凌晨在治疗途中死亡。睿睿父母认为学校延误孩子治疗外,还怀疑睿睿生前可能遭到了。

  3月18日,上游新闻刊发《上游调查:国学学校九岁男童之死》报道后,多名自称学生家长纷纷联系上游新闻。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这所致力于净化学生心灵,隐藏在“国学”外衣下的民办学校的诸多问题,正一一浮出水面:学校创办人履历涉嫌造假,涉嫌宣传封建文化,组织家长上课“”,用各种手段向家长索要捐款,聘用驾校教练当老师。。。。。。

  这所位于偏僻伊通农村的民办学校收费不菲,每年学杂费2.5万元,还不包括各种额外的捐款资助。

  根据玉琨学校网站介绍,该校是一所设有小学、初中、高中全日制学历教育的民办寄宿制学校,成立于2017年8月18日,前身是2007年5月12日成立的市玉琨实验学校。学校有26个教学班,近1200名学生,“作为一所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的学校,玉琨学校用国学教育净化学生的心灵,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的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

  在玉琨学校的简介中,用10年至30年时间,将玉琨学校打造成为全国闻名的国学经典教育特色学校,培养出成千上万名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国学大师级的人才。

  睿睿的父亲周建奎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大部分家长把孩子送到玉琨学校读书,都是在听过玉琨学校创办人王竑锜的后,认为他充满正能量,而且他还自称是那么多所知名高校的教授。

  玉琨学校网站显示,王竑锜是著名民营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大学德育教授、大学、东北师大客座教授。上游新闻记者登录所涉高校网站,没有材料证明王竑锜的教授身份。

  玉琨学校官网显示,王竑锜曾于2005年度被评为八大人物。但上游新闻记者查询省政务服务和数字化建设管理局省信用信息服务中心网站信用中国(),在2003年度——2014年度“”十大人物名单中,并未显示有王竑锜的名字。

  曾与王竑锜共事过的当地人李先生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王竑锜有三个女儿,玉琨学校的名字,就是以他小女儿的名字命名的,最开始规模很小,就像一个培训班。一提玉琨学校谁都知道,本地人基本不会把孩子送去读书的。

  “王竑锜就是普通农民出身,也没读过什么书,做扶贫大市场以后才慢慢挣了钱,想不到他还能被当成国学大师给人讲课,真是奇了怪了。”李先生说。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王竑锜除了是玉琨学校的代表人外,还是市玉琨扶贫大市场的代表人。根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位于市区的玉琨扶贫大市场成立于2003年,2008年王竑锜担任代表人,经营项目为零售农副产品、建材、日杂及出租摊位、市场服务。

  多次学生家长说,市玉琨扶贫大市场除了是一家农贸市场外,还作为玉琨学校接待家长的招待所,以及为家长培训的讲堂使用,被称作“玉琨之家”。

  此前,睿睿的父亲周建奎告诉记者,2018年12月8日,他就是在扶贫大市场601宿舍内见到了病重的睿睿。伊通县教育局提供的《睿睿事件相关问题调查情况》显示,扶贫大市场601宿舍是校医闫振丽亲属租住的房子,与学校无关。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玉琨学校的前身——市玉琨实验学校地址,就是玉琨扶贫大市场。

  据一名学生家长透露,扶贫大市场的三四楼就是此前学生上课的地方,“2012年之前,这个学校的学生人数还比较少,吃住教学,都在这一栋楼里。”

  据了解,每一次玉琨学校开家长会,位于扶贫大市场附近50米远的宾馆里就住满了家长。当地一名宾馆老板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在这里开宾馆近十年了,前几年经常有家长来宾馆住,最远的还有从云南过来的,“这学校可真厉害,不让家长看孩子,家长只能在宾馆等着,想孩子想得直哭。”

  “玉琨之家”除了作为家长在临时休息的招待所外,还是学校培训家长的场所。记者在扶贫大市场看到,这是一幢6层独栋楼房,并未悬挂任何关于玉琨学校的招牌。除扶贫大市场外,王竑锜持股的省宇隆孵化,也在此地挂牌办工。

  睿睿的父亲周建奎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在玉琨学校学生体验合格才能入学,入学后每一年都会进行体检,不合格学生将被接收。

  根据招生简章显示,该校仅招收小学五年级以下(5—12岁)适龄儿童,不在其他学校招收初中生和高中生,初中高学生均由该校小学生自然升级。按照要求,需要父母带着孩子的健康体检报告单等材料才可来校面试。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玉琨学校的一大特色就是对学生家长进行一系列考核和培训,”收学生考家长,在全国学校中也算是独树一帜吧。“一名学生家长说。

  据该校发布的消息显示,学校将对家长进行考核,要求家长学习国学文化,熟读创办人王竑锜所写的《明恩词》,应有,并当众解读分享;每学期必须参加一次家长培训,不得请假;严禁与老师长通电话,打扰老师。

  一名在玉琨学校做过义工的学生家长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来自市,把女儿送到这里读书后,就经常来做义工,2015年时她连续做了三期义工,还在”玉琨之家“住了将近一个月。

  据她介绍,每期家长培训少则3天,多则7天,家长之间互相称呼“家人”。义工的任务就是打扫卫生、在厨房帮厨、为老师家长服务。培训期间,家长也处于与“失联”状态,吃住都在“玉琨之家”,不得外出,手机等设备都需要。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该校内部号“玉琨之声”曾发布过培训通知。其中2016年11月23日这次培训,为期6天,内容包括学生、家长关于国学经典、中医文化的分享;校医朱老师《认识生命》;创办人王竑锜一整天的讲课。注意事项中,学校要求培训期间家长手机必须,由义工老师统一保管。

  这名家长义工告诉上游新闻记者,2015年之后,学校从搬到伊通县农村,家长培训的“”变得更加明目张胆。一名姓郭的老师负责管理,曾当着家长的面打孩子:“你的孩子不管,我替你们老祖管。”

  据介绍,培训过程中,还把家长关到一间关着灯的屋子里,放着音乐,让家长。内容就是之前做过什么错事之类的,“哪个家长心里没有点压力呢?在那样的氛围下,也就慢慢接受了。”

  睿睿的母亲向小燕也向上游新闻记者了这一点。“当时我也是被要求,本来我并不什么国学、佛法,但我本来没什么文化,培训那么多天,吃住都在一起,就真的开始相信他们了。如果不是儿子的死,可能我还在继续相信他们。”

  这名家长义工告诉记者:“虽然我的孩子没有受到过重的惩罚,但我实在接受不了学校这种行为,所以就选择带孩子离开。当时,还有几名我能联系上的家长,也把孩子带走了。”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位家长处获悉,玉琨学校的招生方式,就是依靠王竑锜在全国各地办,地点多数选择在省外的二三线城市及县城。此外,还有一些家长因为信任学校也会推荐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对于部分家长来说,教育孩子重教、恭顺听话的国学,迎合了传统的教育观念。随着各类国学班遍地开花,国学越来越被家长当作小孩的法宝。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王竑锜的内容,并非介绍玉琨学校,而是涉嫌宣传封建思想,教家长“”。

  一段视频显示,王竑锜中铿锵有力地说:“女子要丈夫,可以消除业障,积累功德,消灾免难。”“丈夫打你骂你,那是因为你前生也这样对待他,要,打你、骂你,给你消,是成就你来了,。”“男尊女卑不等于重男轻女。”“男人是天,女人是地,男为阳,女为阴”。其身后的屏幕上写着“学习传统文化,做有的人”字样,另一侧则放置着一张孔子画像。

  一名江苏籍的学生家长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王竑锜的内容通常都是如此,除了教如何就是宣传中医文化。因一般来开家长会的都是孩子母亲,目的就是要求家长学会服从——就连刷马桶,都要求家长不得用工具、手套,要跪地用双手清理。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多名家长的印证。一名不愿具名的学生家长说,即使是具有思考能力的成年人,在这种培训下也会逐渐,更何况这些家长大多数来自各地县城,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不听话又能怎么样呢?孩子还在学校,只能配合老师的要求,希望他们能对自己的孩子多一些照顾。”

  睿睿父亲周建奎曾表示,2018年12月2日,校医发现睿睿身体不适后,曾给他吃过“小食粉”。

  由该校审定编撰的《玉琨十年》一书中,一名学生写到,“小食粉”是该校医务室自制一种中药粉,有几十种中药粉末,如肉桂、山药、丹参、干姜等。”这些看似很平常的食物,不但治病,而且疗效好。比如积食发烧,以前用汤剂快则一天,慢的三天,用小食粉快的几分钟,慢的一天。“

  据了解,从2015年开始,校医诊脉后根据病情配置药粉,这在该校并非秘密,大部分家长手中都有“小食粉”。

  由伊通县教育局出具的《睿睿事件相关问题调查情况》指出,周建奎提出的中药粉问题不存在,学校会提供一些药食同源的营养粉,如枸杞、山药、银耳等,对孩子进行调理,“由家长自行准备,不涉及违法问题。”

  3月18日,上游新闻刊发《国学学校九岁男童之死》后,有多名家长及老师主动联系上游新闻,表示愿意提供线索,并家长都必须购买“小食粉”。

  一名已经从玉琨学校离职的老师表示,按照要求,2015年至2016年,入学新生必须服用校医研制的药物,收费为500元。家长手中都有学校出具的收费小票,“小食粉”也是人手一份。

  根据周建奎提供的收费票据显示,2016年2月28日,睿睿的学杂费用共计2.5万元,其中一项收费就包括药费500元。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小食粉”是该校推崇的中医体系——振荡中医(S中医)中的治疗方法。记者获得的一本《玉琨之声2017年号优秀文章选集》中称,“十年的玉琨,我们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特色,其中一大亮点,便是中医文化。”“曾几何时,玉琨用的是古老的汤药,如今已经大道至简,变成了简单的小食粉,将中医理论应用到临床实践中。”

  该校发表的另一篇分享文章,作者是一名四年级学生。该文称,2013年他刚入学时,校医室每天不停煎中药,平常每天都要十几付。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的校医朱老师见到了S中医创始人的大王某,王某用几克“小食粉”治病,见效神速。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该文所说的S中医创始人的大王某,正是校医介绍给周建奎,让他带着睿睿去求医的河南平顶山中医王某。

  据了解,2015年开学,该校学生们便开始学习S中医,中药变成了“小食粉”,原来的凭证调理改成凭脉调理。除了让学生们服用“小食粉”外,学校还让学生之间互相诊脉,并为对方配制”小食粉“治病。校方不仅发布照片宣传,还拍摄了视频在家长群、中医爱好者中广泛宣传。

  3月中旬,上游新闻记者曾以家长的身份进入玉琨学校调查,并从该校校长手中获得了一本《黄帝内经》,由玉琨实验学校编订,出版发行为市玉琨实验学校养生文化推广中心,策划为该校校长和校医。

  

国学人物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专家告诉记者,这本书肯定不属于正规出版物,不论是公办校还是民办校是不被允许作为教材的。

  上游新闻调查发现,除这本《黄帝内经》外,该校还印刷了一系列的宣传S中医的书籍,例如《S中医发蒙》、《S中医选集》。玉琨学校的号“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的文章中提及,“玉琨之声于校医室合作,经常推送一些中医养生相关的内容,帮助家人们梳理正确的疾病观、养生观。”“学校将校医工作总结整理成册,发给家长共同学习。”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玉琨学校最让家长们难以接受的,是原本活泼机灵的孩子变得紧张,经常表现出胆怯等状况。多名学生家长称,他们的孩子曾遭到不同程度的,至今仍有心理阴影,不敢独自入睡。

  2018年5月,7岁男童小被家长送到该校读书。暑假结束后,家长再次送小上学时,他就哇哇大哭,不愿回学校。小的奶奶告诉记者:“我看别的孩子也这样哭,就认为是不愿意离开家,也没有多想。”

  2019年1月,学校突然打电话给小奶奶,说因为孩子不听话,让她把孩子带回去(被)。小奶奶说:“回去的时候,小走姿势不太对劲,还吵着腿疼,嘴角都是上火结的痂。”第二天,奶奶带小去看病才发现,他的腿红肿严重,不能回弯,多次跟孩子沟通后才知道,小因调皮被老师惩罚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蹲起,膝盖劳损后也没有被重视,才越来越严重。小现在病情已经好多了,但是经常在晚上睡觉时候说:“奶奶,我害怕”。

  来自的义工家长告诉记者,有的孩子像小一样,老师不让念了,就立刻打电话要求家长半小时之内就得接走,赶不过来的,老师就把孩子和行李都推出去。有天津、上海的家长,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离得远的,只能求家在的家长或朋友去接一下。这名义工家长说,”我都去过两次,帮忙接孩子。“

  另一名来自浙江的三年级男孩,则是被该校老师踢中下身,未来是否有后遗症还未可知。

  男孩家长告诉记者,打人老师叫杨松,是该校闫校长的儿子,不到30岁,在学校里被称为“太子”。据家长们反应,杨松并没有教师资格证,此前他是当地一家驾校的教练。

  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对这一情况没有否认。他表示,杨松没有教师资格证也正常,他在学校只担任生活老师,只是偶尔代班,替别的老师讲课。

  秦科长否认家长反应的有学生待一事。秦科长介绍,有家长举报之后,教育局进行了调查。玉琨学校是一所国学学校,根本不会打人,没有学生的情况,”可能是有一些惩罚,但也是很高雅的。比如说从练的角度,让学生站桩,学生双腿弓着,双手向前伸出,类似与扎马步的动作,这是一种锻炼方式。“

  上游新闻记者前往玉琨学校调查时发现,该校位于一片农田中,四周都是荒草和山坡,学校被铁栅栏围住,大门紧锁,不允许外人进入。

  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进入学校后看到,学生们留着同样的发型、校服也相同,体型也很一致,普遍瘦小。见到记者这个外来之人时,不少学生做出这样的标准动作:一只手竖着立于胸前,类似佛教中的手势;另一只手背到身后,鞠躬。随后,学生们都眼睛直直地盯着人看。

  上述义工家长介绍,每次家长培训时,学校老师就会引导家长捐款。他们声称学校创办人王竑锜每年都要往学校补贴几千万,孩子才能这么幸福,家长也应该表示一下,“捐款越多,越能消除自身业障。”

  义工家长说,很多捐款的家长都是有的。据她2015年初步统计,玉琨之家获得的家长布施和捐款,估计有一两百万元。每次家长会,家长们会购买粮油、蔬菜等给学校,平时也会网购餐具、米面粮油、仓库杂粮等。

  不仅如此,连玉琨学校的部分教学设施也是家长出钱建设的。例如塑胶跑道、绿化、楼房玻璃、设备,寝室洗衣机等。班级的书柜、电视,都是由各个班级承包,只要坏了,就找班级家长化缘。

  一名原玉琨学校的老师告诉记者,多年来,该校获得了巨额利益。王竑锜在名声并不好。有的家长被严重,塌地的王竑锜,一次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每年2.5万元,共12年,大约30万左右。甚至有的家长卖了房子捐款,还有做养殖生意的家长,被王竑锜说这是,就不干了。

  “这种情况发生过好多次,学校一困难就号召捐款,实在捐不上去了,就预交学费。”建校时,学校要求家长交2万元金,家庭困难交不起的,学校就要求孩子,后来被人匿名举报,就不了了之。

  2015年,玉琨学校建伊通校区时,因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工人们曾拉着去伊通县讨薪。王竑锜就给家长所写信件显示:“为顺利搬家,提前再交一次学费”,落款为王竑锜。

  这名老师说,大约在2015年五六月份,她曾给学校写过一篇文章,大致内容是列举出给学校的捐款人,表面上是在,实则是劝没捐款的家长捐款。

  玉琨学校的官网上,写有一段创办人王竑锜的话:“一个没有国学经典的人,犹如在茫茫黑夜、密布中迷失方向的人;国学经典是白天的太阳、黑夜的月亮、星辰,更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那盏希望之灯——心灯。”